论坛广播台
广播台右侧结束

主题: 本地方言小说:屌丝逆袭记-第一部 更新第五节

  • 社坛小胖电脑科技
楼主回复
  • 阅读:35567
  • 回复:21
  • 发表于:2017/6/15 16:19:57
  1. 楼主
  2. 倒序看帖
  3. 只看该作者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丰都社区。

立即注册。已有帐号? 登录或使用QQ登录微信登录新浪微博登录

PS:本故事纯属虚构,故事里边的始于人物与现实无关,当然希望各位网民朋友多多支持。

     丰都县位于长江上游地区、重庆东部,地处三峡库区腹心,上距重庆主城九区172公里,下距湖北宜昌476公里。自东汉和帝永元二年单独设县起,
    丰都县已有1900多年历史。,多少年来,卓然挺立在神州大地上,俯瞰着多少世事变化,云卷云舒。

    这是一个盛夏的傍晚,洗尽铅华的丰都渐渐安逸,夕阳驱散了滚滚红尘,给节次鳞比的一栋栋高楼洒下一层淡淡的金色。

    为了金钱忙碌一天的人们开始了另一种生活方式,在流光溢彩的都市寻找各式各样的新鲜和刺激。

    意乱情迷,位于夏至幽静的长江边,地理位置可以用偏僻来形容,但它却是这座城市最著名的酒吧之一。

    如果不仔细看,很难把它从两边典雅的欧式风格建筑群中分辨出来,“意乱情迷”四个字足以让人神往,然而如果品尝过它品质独特的鸡尾酒,你才会真切的为那种低调的神秘魅力欲罢不能。

    夜色刚刚降临的时候,酒吧里已经坐满了各色人们,很多人甚至为了品尝一杯自己中意的鸡尾酒放弃和情人约会的时间而选择来到这里。

    看着剔透的酒壶在调酒师的指间挥洒,贪婪的吮着空气中慵懒的音调和拨动神经的酒香,酒未入口就已沉醉了。

    一辆闪银的奥迪A8缓缓停在酒吧门口,从车上伸出一条雪白的纤长美腿,红色高跟鞋以最优雅的姿态降落地面,一阵夜风不怀好意的掀起她小窄领大开叉黑色束腰晚礼裙的裙角,吹散了高挽的发丝,妖媚的气质瞬间飘散开来,令许多路人都驻足咂舌。

    她下意识的掖了掖裙角,不疾不徐的踏进酒吧,立刻就有服务生满脸笑容的迎了上来,引着她来到吧台最好的位置。

    这个位置在此之前一直是空着的,显然是为这个女人预留的,坐在这里整个酒吧一览无余,还可以欣赏窗外长江河对面的夜景。

    就算常来酒吧的很多熟客都不一定清楚,这个美丽的女人其实就是意乱情迷酒吧的老板,丁香。

    她静静的坐在那里,大幅度起落的美妙弧线让人欲罢不能,她伸出玉雕般的手指,在吧台上微微敲击,另只手托着精致的下巴,玫瑰花般的唇瓣微张,有一种欲说还羞的神秘和妖媚,那对水润的眸子里不经意闪过了一丝男人都没有的锋芒。

    她除了是这间酒吧的老板,还是丰都最顶级的品酒师,据说她闭着眼睛可以品出一百种花式鸡尾酒的配料和成分,还能嗅出一百种威士忌的品牌和年份。因此常有人说,丁香的舌和鼻子比她的酒吧还要值钱。

    每到这个时间,她都会来自己的酒吧,品尝一杯酒,提出她的改进意见。正因为有她嫩个专业的老板,才使意乱情迷调制的花式鸡尾酒做到了风云独步、无懈可击。

    “丁姐,今天要品尝哪一种也?”一名身穿礼服的服务生彬彬有礼走了过来,优雅的向自己尊敬的老板微微躬身。

    “一杯处女。”

    服务生微微一笑,朝吧台后一个调酒师打了个响指。

    在丁香到来之前,这个调酒师谦卑的站在角落里,面带微笑的注视着酒吧里的每一个人,但谁要想喝到一杯他亲手调制的酒,很难。

    因为他一天只调三杯酒。

    酒吧里一般都是客人选择调酒师,但这位调酒师刚好相反。

    调酒师取出一个透明的调酒壶,快速的开始了他今天的第一份工作,也是对他来说每天最重要的一份工作。

    很快,各种酒按照顺序倒入调酒壶中,放入滤网,盖好盖子,调酒壶是透明水晶制成的,因此在调酒的过程中,能够清楚的看到里面酒液的状态。

    行云流水的娴熟技法,自信而张弛有度的表情,以及在他手里如火焰般闪耀而变化的酒液,让酒吧里的人们如痴如醉,浑然忘我。

    暗红色的酒液倾倒在精致的马天尼酒杯中,顿时,整个酒吧都弥漫起一股欲说还羞的香气。

    有的人已经不由得发出惊叹:“啧啧啧......好香哟!”

    但更多的人则沉溺在暗香中忘了鼓掌和惊叹。

    在所有人都把崇敬的目光投向那位调酒师的时候,他们更关切的却是丁香。

    丁香捏着酒杯,眯着眼睛静静欣赏着慢慢沉淀的酒体,先是放在鼻端闻了闻,然后轻轻咂了一点,任凭那一点酒液在口腔和舌尖自由滑动,微微展颜,只说了两个字:“很好。”

    这位苛刻的品酒师只说了两个字,就令最骄傲的调酒师欣喜若狂,对他来说,这两个字是比金子还要贵重的奖赏。

    “这哪是处女呀,我看像黑木耳噢。”一个声音从旁边响起,声音不大却显得异常刺耳。

    丁香轻轻皱眉,循声看去,见一个穿得又破又脏的年轻男子正坐在吧台前,翘着二郎腿,抠着脚子壳,方圆五米内人畜不留,人们都捏着鼻子、皱着眉头看着他,有的人还骂骂咧咧的:“日麻,这他麻哪儿来滴宝批龙哟!”

    那人转过脸来,抓了抓蓬乱的头发,另只手伸进衣服里,搓着胸口的泥巴,嘴里叼着手卷的香烟,那对在烟雾背后若隐若现的灰暗眸子里更多的是不屑。

    他一下子从高脚椅上跳下来,“我他妈石头缝里蹦出来滴,囊个嘛!”

    服务生想出口呵斥,丁香却摆了摆手,服务生一脸疑惑的看着自己的老板。

    没有人诋毁过意乱情迷的鸡尾酒,更没有人讽刺过她的酒品,因为他们不配。但是在今晚,听够了恭维的丁香,在忽然听到一句讽刺后,却忽然对那人产生了兴趣。

    “朋友,你的意思是说酒不好了哟,还是我和调酒师的水平不够迈?”

    “那个……美女,你是女人最有发言权,国人对比哈这杯酒像处女嘛?另外……”他用抠过脚子壳的那只手拿起酒杯,在印着红唇的位置一口喝下,咂了咂舌皱着眉道:“撒子东西哟,还不如十块钱一瓶的二锅头好喝。”

    这哈儿是来蹭酒喝的嘛!

    几个人摩拳擦掌,就等老板一句话,就把这个吃饱没事做滴宝批龙扔出去。

    “嫩个说你一定喝过最好的酒了噢。”丁香淡淡的笑着问道。

    “老板,莫理他,这人一看就是抽过脊水滴!”意乱情迷最顶级的调酒师竟被人当面奚落,他的优雅和从容马上不见老。

    丁香似乎没有听到他的话,对男子从容道:“嫩个嘛,如果你可以为我调一杯正宗的处女酒,今儿我免单。”

    男子连忙摆手:“这囊个得行哟!不得行!”

    调酒师一阵得意,屁股上插根鸡毛掸子就楞装大尾巴狼,这哈露出马脚了撒,叫你娃装大,千翻嘛。。

    “囊个又不得行了呢?”丁香春眸闪动。

    “我是怕你喝了我的酒要爱上我囊个办也,我怕麻烦!”一句话出口,酒吧里鸦雀无声。

    天啊,我见过不要脸里,原来世界上还有嫩个不要脸的人!

    丁香还保持着优雅的笑意,只不过妩媚的春眸里精芒一闪,她指着桌上空酒杯道:“那么你还有一个选择,把这个酒杯给我叫7了,不然你今晚很可能走不出我的酒吧。”

    男子拿起酒杯皱了皱眉:“我怕7了会消化不良里个。”

    “好嘛,那我斗调酒嘛!”

    “真的要调么?”

    “一定!”

    男子叹了口气,“说实话,我调情比调酒在行。既然是嫩个,那好吧,不过我还有一个小小的要求。”

    “说嘛。”

    “如果我的酒真的能让你满意的话,你让我咬(亲)一口。”

    酒吧里一片哗然,这小子真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要真被这种人亲过,人家美丽的酒吧老板还活不活了哟。

    谁也没想到,在听了男人的话后,丁香淡淡的说了两个字:“可以。”

    男子点了点头,脸上的戏谑忽然没有了,沉声道:“请给我拿一瓶上好的威士忌。”

    丁香对调酒师使了个眼色,调酒师无奈的拿了一瓶给他,嘲讽道:“兄弟,够不嘛?”

    男子嘴角一勾,轻轻捏开瓶盖,把里面的酒液慢慢倒了出来。

    他根本没喝,而是用这瓶酒,洗手!

    眼看着一瓶被誉为“生命之水”的帝王rar'清洗着他满是黄泥和污浊的双手,许多酒客的心都碎了。

    他来到吧台后面,调酒师让开位置,讥讽道:“要不要我给你介绍一下这里的酒?”一边说着,他指了指吧台后摆放着上百瓶各式美酒的酒柜。

    男子淡淡笑着,不紧不慢说出自己的要求:“盎司金酒,茶匙香橙利久酒,半茶匙柠檬汁,茶匙红石榴糖浆……哦,对了,再来点芥末。”

    调酒师脸色一变,他是调酒还是做凉菜,自己还从来没听说过调制处女要加芥末的,而且这个配方从前都没听说过。

    “给他撒。”丁香几分不悦的道。

    调酒师只好照做,不甘的自言自语,“等下看你囊个办。钩日哈儿”

    琥珀色的酒液倒入调酒壶,男子伸出他的手,丁香的脸上多了一丝凝重,男子洗过的双手白皙如脂,春葱般的十指纤细而修长,如果没有看到谁也不会相信这会是一双男人的手。

    酒壶摆在吧台上,男子暗淡的双眸陡然一闪,忽然宛如两点寒星!

    酒壶竟仿佛有了生命,忽地一下跳入他的手心,然后陀螺般旋转起来。

    丁香的身体不由自主往前一探,眉梢闪过一丝古怪。

    男子的手心仿佛磁石一般,紧紧吸着旋转的酒壶,连续几个干净漂亮的挥洒,酒壶竟随着他的手心运动,在空中划出无数道璀璨的流光。

    调酒师睁大眼睛,这样的手法不要说见过,甚至连听都没听过。

    男子的嘴角还叼着那半支烟卷,燃烧的灰烬已经很长了,但不管他调酒的动作有多大,烟灰始终不曾掉落。

    他手腕一抖,水晶酒壶高高跃起,高速旋转中播撒下点点银光,照得人睁不开眼睛。

    酒壶再次落下时,终于脱离手心的束缚,仿若一粒通体透明的水银,在他春葱般茭白的十指间来回流淌。

    就在人们来不及发出一声惊叹时,男子手指轻弹,酒壶脱离他的手掌,落在吧台上依旧溜溜的旋转着。

登录查看大图
登录/注册后可查看大图


PS:我本人是做电脑相关类SY滴,如果大家家里有相关需要的,可以联系我哈,论坛私密我也可以。当然希望你们多多支持!我才有动力的嘛。废话不多说,接着往下看。
————————————————————————————分割线————————————————————————————————————————————————————————————————————————————————————————————————————————————————————

屌丝逆袭记-第二节:一辈子醉一回

男子弹了弹烟灰,静静的看着酒壶的转速由快到慢,最后停下,隐忍很久的人们这才发出一声叹息,他们惊叹于神乎其技的调酒技法,但更多的是失落,要是能再多看一秒,哪怕一秒该有多好。

酒液倒入酒杯,一滴不多,一滴不少。

丁香静静的看着这杯酒,淡黄色的酒液中间点缀着一点猩红,她小心翼翼的端起杯子,那点猩红竟开始慢慢扩散,直至整杯酒都化作红色。

“一杯好滴鸡尾酒应该符合它的名字,如果你静静滴观赏,她永远都是那么美丽,像玫瑰一样,但当你持不住触碰它的时候,原来的美感就再也无法重现。类个,类斗是处女。”男子不温不火的说道。

丁香的目光开始变得灼热,将酒杯送到嘴边轻抿一口。酒客、调酒师们的目光都落在了她的脸上。

一口酒送入口中,她的表情忽然凝滞,舌尖流淌的是淡淡的血腥气和微微的辛辣,那一瞬间,她仿佛看到一位少女哀怨的眼神,她柔软的心房一下子被什么东西刺痛了一下,一阵鼻酸后竟怔怔的流下眼泪。

这一刻,酒吧里的空气仿佛被抽空了,人们的呼吸噎在喉咙里,紧紧的吐不出一丝。

这是一杯囊个样滴酒,竟能让丰都最顶级的品酒师、最骄傲的女人为之流泪?

丁香慢慢放下酒杯,眼睛水八萨望着这朵奇葩,眼神里充满了崇拜,还有感激,她感激这个男人可以让国人在有生之年喝到嫩个好喝滴一杯酒。

“请问兄弟,你叫撒子呢?”她第一回在一个陌生人面前显得嫩个迫不及待。

“秦磊。”男子从容说出国人滴名字。

“那你现在在哪儿高就也?”

“高就谈不上,只不过是个小小滴保安个。”

丁香僵住了,她囊个也不相信一个小小滴保安能调制出嫩个好喝滴鸡尾酒,奇葩是带掩饰哟。

“嘿嘿,美女,该我亲你了哟。”秦磊活动下胳膊,搓了搓手,拿起剩下的半盏一口喝干,一手忽然楼住丁香的颈子,另只手抱到她一条雪白的腿,俯身波儿住了她娇艳欲滴的红唇。

对他类个突如其来的大胆举动,丁香完全没得防备,本以为他象征性的亲下脸八斗算了,没想到他……

丁香瞪大美目,任由他把混着淡淡烟草味道的酒液渡进檀口,身上却使不出一丝力气。

深深一吻后,秦磊才放开她的身子,猥琐的滑了滑舌,说了声“对不起哈,认赌服输!”。

“日麻,狗日哈儿想死迈囊个!”几个男娃儿隆起衣袖就准备要动手。

秦磊往后退了一步:“刚才说好滴哈,不准打人哟。”

丁香还从没被人如此轻薄过,眼角闪过一道凌厉的光芒,但很快又恢复了平静,“慢着起!我愿赌服输,今晚秦先生的单全免!”

她的声音不高,但却透着一种不怒自威的气魄。

一杯鸡尾酒换来美女老板的香吻,还能免费喝一晚上滴酒,我RI,去哪里找。好多人都觉得这个瓦尔八爪滴崽儿赚大老。

这时,电视里一条重要新闻转移了人们的注意:美国中央情报局局长戴维·彼得雷乌斯宣布,因牵涉婚外情已向总统奥巴马递交辞呈,奥巴马当天批准了他的辞职请求。前日彼得雷乌斯在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表示,自己陷入事件的确铸下大错,但他否认为自己的传记作者和婚外情对象提供了任何有关机密情报的文件,不过同一天美国司法部长表示美国联邦调查局起初在调查彼得雷乌斯婚外情案件时,并未发现就泄露机密情报的迹象,但就在彼得雷乌斯辞职之前调查有了新的重大发现,并将此事汇报给了白宫和国会……

这条惊爆眼球的桃色新闻立即成了酒客们的八挂,人们议论纷纷,表达着国人的感慨及看法。

秦磊闷头喝酒,听到这儿皱了皱眉头,轻轻叹了口气:这帮老杂皮刚安分了几天又开始捣乱了……

他的面前已经摆满了空酒瓶,虽然已经醉了,但捏着马天尼酒杯的手势依旧无可挑剔。

他将琥珀色剔透的酒液一饮而尽,辛辣的酒液顺着喉咙滚落,仿佛一大滴烧红的水银,然后全身每个毛孔都绽开了。

他正要去端起下一杯酒的时候,忽然从旁伸过一只凝脂般茭白的小手,抢先拿起了那杯酒。

迷离的视野中,忽然多了一双笔直修长的美腿,顺着美腿慢慢上移,很快便看到没有平坦的没有一丝赘肉的腹部,挺拔高耸的丰胸,天鹅般弧度优美的脖颈,等看到那张洗尽铅华呈素姿的脸庞时,他的呼吸竟一阵艰涩……

“帅哥。我可以坐在这点不?”一个天籁般的声音响起。他无神的点了点头,用力捏了捏眉头,脑子里泛起最后一丝清醒的意识是:我囊个,我囊个有点打脑壳也。

这个时间,都市里的很多人还在酣眠,在城市南部一间狭小的板房里,清晨的第一缕阳光已经悄悄爬上了窗台,好似调皮的精灵一般向里面窥探着什么。

精灵们穿过暗淡的光线,慢慢爬到一张简易的木板床上,在一张男人的脸颊驻足,好奇的打量着。

从两条微拧的浓眉和跳动的眼皮来看,他的梦并不囊个愉快,微微开合的唇缝更像是在诉说心底的秘密。

也不知过了多久,秦磊慢慢的坐了起来,精灵们被惊散后又落在他饱满遒劲的脊背上。

他揉了揉着胀痛的脑袋,眉毛拧的更紧了。他实在懒得睁眼,随手去摸床边的衣服,却忽然摸到一个柔软光滑的身体。

他努力的睁开睡眼,眉头立马拧成一团。因为她身边正躺着一个陌生女人,一个让人看一眼就再也无法释怀的陌生女人!

他尽量让自己冷静下来,闭上眼睛用力挤挤太阳穴,终于有了一丝淡淡的影像,自己捏着酒杯、醉眼朦胧的看着一个好像从雾里走出的女人……

原本就算再多的酒也喝不麻,但昨晚他却麻了,而且麻得找不到方向,原因黑简单,因为他想醉一次,哪怕一辈子只醉一回。

没想到一辈子只醉一回斗醉出个麻烦。

在这个漂亮的女人另一侧,自己的短裤正散乱的和一堆女人的衣服堆放在一起,而自己的短裤下面还有一个花式好看的蕾丝花边女士短裤,看两条短裤的亲密程度,他可以想像得到昨天晚上自己和这个女人是不是也这样的亲密,或者更加的亲密,自己的短裤居然还有一角塞到了女士短裤的身体里面,而且在两条短裤的旁边,还有一个同样颜色的胸衣。

“嘶”……

他摸了下有些发冷的脊背,这才发现胳膊、脊背和肩膀上挂着几条抓痕,有的地方已经抓破,血迹已经凝结,不难想象发生在这张木板床上的事情有多么惊心动魄。

几分懊恼的拍拍有点疼痛的脑袋,低头看了看自己身旁躺着的美女,眉锁轻烟的样子让人心疼,好像对他发出无声的抱怨。

娇艳欲滴的红唇上还挂着丝丝透明的津液,小巧的鼻翼微微挺翘,一头如墨的长发随意的散落在枕头上,发丝里露出晶莹剔透的玉耳,再仔细看了看女孩的面孔,也许宿醉还未消散,水晶一样的脸颊上还浮着两抹娇红,似乎隐隐有化不去的愁云,估计和自己一样,做的梦也并不愉快。

玉雕一样的完美裸体上只搭着件被单,堪堪遮住修长的美腿间,以及左边的丰满,右边的丰挺被手臂挤压得更加惹眼。

看她的年龄应该比自己还小,但笼罩全身的却是一种与容貌和年龄不符的冷艳气质。

啪!

秦磊点燃一支烟,静静地抽着,灰暗的眸子在烟雾中微微闪动。

女人呢喃一声,可能是感觉到了一丝微微的凉意,轻轻翻了个身,背向那边,她紧紧的夹着两腿,就算隔着被单,饱满而紧实的美臀以及侧卧时的峰峦起伏的曲线,让秦磊的目光炽热起来,但很快又降到冰点。

他轻轻地为女人掖好被单,猛地看到雪白的床单上印着几点玫红,仿佛盛开的梅花娇艳欲滴。

秦磊心头一沉,这下大大出乎他的意料,没想到嫩个漂亮的女孩竟然是第一次!

她醒来发现自己躺在别个滴床上会囊个样,他甚至不忍去想。

他把剩下的半支烟掐灭,摇了摇僵硬的脖子,甩开满脑子杂乱的想法,光脚下床径直推开一扇简易的木门。

这是他的浴室,所谓的浴室也就一平米见方,用木板和玻璃随便搭成的。现最重要的是冲个凉,好让自己清醒清醒。

打开水阀,任由大股的水流射在自己饱满虬劲的胸膛上,从头到脚一通胡乱冲洗,紧张的神经稍稍放松些,随手拿起个没把儿的镜子,理了理散乱的头发,镜子里的男人锁着眉毛,五官还算周正,相貌还算俊朗,虽谈不上人潮中的惊鸿一瞥,可过去偏偏还总是艳遇缠身,多的让人苦恼。

好容易休息几天,这不,不经意间又欠了一笔风流债。

他稍稍宽慰的摸了摸扎手的胡子茬,看了看微微散乱的表情,嘴角露出几分自嘲的笑意。

胡乱擦干身子,隔着门缝往外瞧了一眼,屋子里竟已空空如也。

三两下穿好衣服,开门往楼下一看,只见那个曼妙的背影秀发飘魅的消失在视野边缘。

秦磊想笑,但发出的却是一声叹息,又是一笔风流债,虽说蚊子多了不怕咬,但没想到自己回到神州经历的第一桩艳遇留下却只有遐想,想到女人眉宇间淡淡哀怨的样子,心里忽然有点压抑。

秦磊住的是一片旧的居民区,基本上都是2006年的住房区,这片区域已被政府划进了规划范围,可能不久后就要拆迁,到时候他还要另找住所。

出了这片街区,就是秦磊工作的地方,皇都大酒店。







  
  • 我心有座孤城
  • 发表于:2017/6/15 17:47:56
  1. 沙发
  2. 倒序看帖
  3. 只看该作者
写得不错嘛
我就是我,不一样的烟火。。。
  
  • 未装饰你的梦
  • 发表于:2017/6/15 18:46:36
  1. 板凳
  2. 倒序看帖
  3. 只看该作者
这个不错,要写丰都的
  
  • 未装饰你的梦
  • 发表于:2017/6/15 18:47:55
  1. 3楼
  2. 倒序看帖
  3. 只看该作者
来杯处女
  
  • 江文
  • 发表于:2017/6/15 20:12:59
  1. 4楼
  2. 倒序看帖
  3. 只看该作者
生,容易,活,容易,生活,难
  • 吴建平
  • 发表于:2017/6/16 0:58:35
  1. 7楼
  2. 倒序看帖
  3. 只看该作者
设置签名,彰显个性~吴建平
二维码

下载APP 随时随地回帖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QQ登陆 微信登陆 新浪微博登陆
加入签名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